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金山法海

镇江“卤味钦”嚣张 , 阳江“郭大侠”何在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曾有个梦  

2012-12-16 14:49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
今年上半年,我曾跑去东北一个叫沟帮子的地方打工,受雇于一个姓王的雇主。由于有那个通敌叛国的黑社会犯罪组织的幕后教唆,姓王的便先设计欲杀我(未遂),后又随便编个借口不给工钱。无奈之下,我背起行囊往回走,走到山海关。在山海关街边花园里的一张长椅上,我坐在那冥思苦想,想着如何才能摆脱这个黑组织对我的迫害。想着、想着,便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。在梦里,我看到美国特使来华拜会我国外长杨洁篪!

美国特使拿出一叠照片。照片显示的是叙利亚交战双方相互杀戮的、血淋淋的场景。有用刀将人头砍下来的;有将人活活埋掉的……

杨外长缓缓放下照片:“是战争都这样,极为残忍。中国人经历了太多,绝不愿看到这些场景。”

特使一听,来了精神:“那么,中方的意思?”

外长没直接回答,他满脸笑容,端过一杯茶,请特使品尝。然后问:“以你们的眼光看,中国是美国的朋友?敌人?或者是两者之间?”

特使迫不及待地应道:“当然是朋友!”

外长:“既是朋友,而非敌人。那么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,不知美方是否会给予尊重?”

特使急了,举起一只手,像是发誓:“美国绝不会侵占中国的一寸土地。也不会侵占叙利亚的……”

外长赶忙插话打断他:“东海!”

特使明白了,说:“钓鱼岛的主权归谁,美国不持立场,不选边站。只是美日间有《安保协议》,你们真要打起来,我们不好办。”

对此,杨外长早有预案。他说:“巴沙尔政权是叙利亚的合法政府。别国欲以武力推翻它,显然有违若干国际准则。在这一点上,中方也确实不太好附和。”

特使转了转蓝眼珠,说:“这次来华前,参院有几名资深议员找到我说,中方如果有意收购加拿大石油天然气公司、巴西必和必拓公司,他们愿从旁协助,帮你们开绿灯。”

外长:“请代中方先谢谢这几位议员。欢迎他们随时来华访问、观光,我们会热情接待,保证让他们对中国产生更好的印象。”

特使紧盯着外长的脸,期待着。可杨外长就是没了下文。

特使歪过身子,靠近外长:“今天心情好,想告诉你个小秘密。”

外长:“什么秘密?”

特使:“上个月,老李通过私人渠道找到我们……”

外长:“哪个老李?”

特使:“就是你们海峡对岸的那个登辉.李!”

外长:“那个老王八蛋!”

特使:“王八蛋?”

外长:“他妈妈被日本鬼子操过的。不是王八蛋么?”

特使:“还是不明白!”

外长迟疑了一下,说:“这是中国文化,一时半会儿,我也不能解释得清。你还是说说他想干什么吧?”

特使:“他要我们卖几架F35给台湾,我们没同意。”

外长收起了笑容,故作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不卖?”

特使耸耸肩、撇撇嘴:“不知道!”

外长一拍沙发扶手,猛地站了起来:“不知道?那让我来告诉你。你们一再地卖武器给台湾,违反中美间的三个联合公报,刺激中国,这是背信弃义!你们这样做,不仅侵犯了中国的国家尊严和利益。同时,也将你们美国自己的国家信誉当成了狗屎!”

特使一脸的不悦:“我们不大能接受外长这种偏激的看法。”

外长:“行!特使此次来,能与我们开诚布公,这让我的心情也特好。我也有个小秘密,愿与阁下分享。”他边说边从沙发边拎过一台手提电脑,迅速打开,并翻到相关页面:“请看,这是什么?”

特使:“船!豪华旅游艇?”

特使吃不准,便招了招手。陪同他来访的美使馆的一名武官迅速凑了过来。武官一见,脱口便道:“这是我们的隐身导弹快艇!”

杨外长:“不,这是台湾的!是你们将技术转给台湾的,而且就是在登辉.李当政的时期。”

特使尴尬地扭了扭脖子。外长又迅速翻到另一个页面:“再请看,这又是什么?”

武官:“还是隐身导弹快艇啊!哦,涂层花纹不同,尺寸……应该也不一样!”

外长:“对!你说对了。因为它是我们造的。明白了?”

明白了!特使的脸红了,武官的脖子也粗了。武官捏起双拳在空中挥舞:“登辉.李这个狗娘养的!”

特使狠狠瞪了武官一眼:“注意场合,去!”

武官只得乖乖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。

外长合上电脑:“从这个小秘密不难看出,只要你们美国肯卖,我们中国就能买!”外长还夸张地、重重拍了两下自己的西服口袋。意思是:很有钱!

特使掏出纸巾,搽了搽额头上的细汗,悻悻地回去了。可没过十天,美国又另派了个特使再次访华。

这位特使昂着头,一脸严肃地对杨外长宣布道:“总统说了,中国作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大国,其领土被别国侵占而不能收回,这不仅是中国的耻辱,也是联合国的耻辱。作为缔造了联合国的美国,我们认为,这是不能接受的,必须纠正!”特使说完,用眼角瞟了一眼杨外长:特使已暗暗做好准备,等待杨外长扑上来拥抱他!

可外长却是脸呈忧郁:“你们有《安保协议》,到时候……”

特使快人快语:“到时候,我们开过去几艘军舰,你们也派几艘军舰迎上来,相互顶着,顶几天。那时,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大喊,不得了啦,美中要爆发核大战,世界末日降临啦!于是,对峙结束。毕竟只有疯子才会干毁灭人类的事。你说呢?”

闻听此言,外长乐得是满面桃花!他伸出双手,紧紧抓住特使的手臂,使劲地摇,只差没把特使的胳膊给摇下来了:“为什么我们总要向美国学习?美国人真的是太聪明了!”

特使有点不好意思,便谦虚了一句:“相互学习,共同进步!”

第二天,美、法、英的军舰开进地中海,直扑叙利亚。俄国人一见慌了:“我们的军舰停在这里是为了接侨民回国,没其它的想法。”俄国人常干一些为蝇头小利而涮盟友的事,这次算是也尝到了被涮的滋味。其实,美国人干这一行显得更为老练,而且往往还是不留痕迹!

紧接着,巴沙尔领着家人和亲随,登上了开往厄瓜多尔的飞机,寻求政治庇护。叙利亚的苦难算是暂时得到了缓解。

不久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我随国内旅游团登上了钓鱼岛。看那山峰,看那飞鸟,再听听浪涛拍岸的声响:哗、哗、哗……爽!百多年的耻辱啊,终于洗却了。

南海周边的一些国家,一见钓鱼岛这么快就解决了,吓得纷纷缩回了龟爪。中国就势派出南海舰队所有舰只,沿南海巡游一周,将被侵占的的岛屿、疆域,通通收了回来。

见此情行,美国人又不乐意了:原本只谈了东海,中国人现在连南海也一块给平了,那让我们以后吃什么?不行,得找杨洁篪那个混蛋去。于是,美特使三访中国!

钓鱼台国宾馆。美国特使:“这几年,我们闹金融海啸;为终止叙利亚内战,我们又花了不少钱;最可恨的是菲律宾、越南这两个小流氓,骗去了我们几百亿,到现在也没还上。不怕见笑,总统这几天身上真的只剩几毛钱了,政府雇员下个月的工资在哪,还没着落。你看……”

杨外长轻松地一挥手:“总书记表过态了,我们存在你们那里的六百多吨黄金,你们可以拿出来先用,不够的话,我们再划三千亿过去买你们的国债。怎么样?”

一听此言,特使激动的泪水都快出来了。他张开双臂,一把将柴火棒子似的杨洁篪搂进了怀里:“都说你们中国人能吃苦、会挣钱,还讲义气,果不其然!”

与此同时,就听得杨外长连着“哎呦”了两声。特使赶忙松开双臂,他一脸困惑:“你们中国人连西方的拥抱,也会有如此强烈的排异?”

外长咧着嘴:“我腰椎间盘突出!”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特使一面扶外长坐回沙发上去,一面又忙不叠地道歉:“阿弥陀佛,不知者不为过。请外长阁下谅解!”

外长一只手护着腰,另一只手摇了摇,意思是:没关系,不用道歉。

外长痛得缩在沙发里,特使的兴奋劲却上来了。他踱着步:“总统说了,以后你们只管忙你们的‘中国制造’,其它的你们就不要操心了——比如政治啊、军事的。再过个十年、八年,你们一准会成为世界超级经济大国。嗯——,这个、这个,啊!”特使踱到了杨外长跟前,伸手抚了抚外长的光脑门:“总之,你们中国好好地干,钞票大大的有!”

杨外长好像想起了什么,忙招呼道:“哎!”

特使俯身过去:“什么事?”

外长:“黄金和国债的事,可不要对外张扬。”

特使又是一脸困惑:“为什么?我还正打算在全世界宣传、表扬你们呢!”

外长:“让我们的民众知道了,他们心理又会不平衡了——全是我们挣的钱,凭什么你们做主放在外面?还刻意隐瞒不让我们知道,你们是不是在为叛逃做准备啊?他们素质低,什么话都说得出来!”

特使拍拍胸脯:“放心!我们美国人绝对会严守秘密。真要泄露了,只怕又会是你们自己内部的人。”

梦做到这里,醒了。我睁眼一看,吓了一跳:四周尽是滚滚浊流!昨夜山海关下了场大暴雨,城市发生内涝。片刻间,街道上的水深已超过了人的胸口。我暗暗庆幸自己睡的地方高。要不然,在睡梦中被洪水卷走了,可真就遂了那个杀人放火的黑社会组织的心愿了。而且还是不留痕迹!

我盘腿坐了起来,眨巴了几下眼睛,忽然明白了:梦中听到的钓鱼岛的浪涛拍岸声,原是这肆虐的洪水撞击椅子脚所发出的声响!

 

杨大鹏

2012.12.1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1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